看两国导弹发展

作者:首页

  出品:科普中国

  作者:邵永灵 军事专家

  策划:毕孝斌

  监制:光明网科普事业部

  进入5月,结怨已久的伊朗和以色列从文斗升级为武斗。伊朗用火箭弹袭击以色列在戈兰高地驻军,以色列则用战机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朗目标。一时间,伊以两国刀光剑影、危机四伏。假如伊以真的发生大规模战争,面对以色列这个中东军事强国,遭受制裁多年的伊朗到底有没有可以制衡对手的大杀器?

  从目前来看,对付领土并不相邻的以色列,伊朗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弹道导弹。与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一样,伊朗的弹道导弹事业也是起步于苏联的“飞毛腿”导弹。不过苏联并没有直接卖导弹给伊朗,伊朗是从第三者手中买到“飞毛腿”的,并在此基础上通过仿制建立起了自己的导弹生产、维护与零部件组装等基础设施,奠定了自主研发的基础。在1980~1988年的两伊战争中,伊朗共向伊拉克发射了117枚“飞毛腿”B型导弹(伊朗自己称“流星”-1型)。

  在引进和生产流星-1型导弹(飞毛腿B)之后,伊朗又发展了射程更远的“流星”-2型(飞毛腿C)。但是,这两种导弹的射程分别只有300公里和500公里,打击范围非常有限。所以,伊朗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发射程更远的“流星”-3。1998年9月25日,在德黑兰举行的阅兵式上,伊朗公开展示了2枚“流星”-3型导弹,导弹上分别写着“以色列应从地图上消失”和“美国将爱莫能助”的字样。这实际上在暗示,“流星”-3是为以色列量身定做的。2003年7月7日,伊朗政府公开表示已完成“流星”-3型导弹的最后测试,不久该型导弹正式列装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。

  如果说“流星” -1、“流星”-2只是苏联“飞毛腿”导弹的仿制品的话,那么“流星”-3已经彻底摆脱了“飞毛腿”影子而成为一款全新的导弹。该导弹使用液体燃料,弹长16米,弹径1.35米,最大发射重量16吨,有效载荷1.2吨,最大射程1350~1500公里,可用于打击城市、机场、导弹阵地、交通枢纽、兵力集结地等重要战略战役目标,打击范围覆盖整个中东。2004年,伊朗国防部长又对外界宣布,伊朗已研制出一种射程可达2000公里的新型远程导弹,即流星3B。据估计,流星3B可能具备机动变轨能力,精度也更高。

图片 1

  在发展液体燃料导弹的同时,伊朗也在研发作战反应速度更快的固体燃料导弹。2009年5月20日,伊朗电视台首次播出了伊朗成功发射“泥石”-2导弹的画面。该导弹射程约2000公里,采用了两级火箭。这对伊朗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,因为多级火箭发动机高空分离点火技术是研制远程导弹的关键,很多国家都因无法突破这一技术瓶颈而就此止步于近程导弹。不过此后“泥石”-2导弹仅在阅兵中出现,试验飞行报道逐渐减少,外界估计可能是在研发过程中遭遇困难。

  2016年年初,美国和以色列情报部门又发现伊朗试射了某型中程弹道导弹,其弹道特征不同于“流星”-3和“泥石-”2。这个谜底直到2017年9月22日伊朗纪念两伊战争爆发37周年的阅兵式上才解开。此款新型导弹被称为“霍拉姆沙赫尔”,外观与以往导弹差别很大,看来是一种全新的型号。“霍拉姆沙赫尔”仍处于工程试验阶段。

  总的来看,伊朗目前已具备了用弹道导弹打以色列本土的能力。不过,射程能够覆盖以色列的仅有“流星”-3和“流星”-3B,具体数量不详,一说只有50枚。另外,伊朗因为大推力火箭发动机技术不过关,增加火箭射程往往要靠减少有效载荷来实现。有资料显示,目前射程最远的“流星”-3B导弹弹头只有500公斤左右,导弹的毁伤力比较有限。 矛与盾总是相伴而生,尤其在中东这样一个国家、民族、宗教矛盾极其复杂、战乱冲突长期不休的地区。在阿拉伯国家开始引进“飞毛腿”导弹并进行改造、仿制之后,以色列就在美国的帮助下着手研发“箭”式反导系统。

  1999年11月1日,“箭”-2导弹首次拦截试验就成功地拦截了一枚模拟“飞毛腿”的靶弹。2000年3月14日,以色列成立了首个“箭”-2导弹发射营。之后,“箭”-2又开发出几种改进型号,还在美国进行了拦截“飞毛腿”导弹的全射程试验。“箭”-2最大飞行速度为9马赫,采用高能破片杀伤战斗部及近炸引信,杀伤半径为50米,最大拦截高度40公里,可攻击70甚至90~100公里远的战术导弹。由于拦截距离远,箭2拦截弹可以对来袭导弹实施二次拦截。

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“箭”式反导系统配备的青松雷达,它集早期预警、火控和导弹引导功能于一身,是一种电子扫描固态相控阵雷达,可探测500公里范围内的各类目标,同时处理数十个目标并具有较强的抗干扰能力,是目前世界作战能力最强的预警雷达。 随后美以又开始研发使用动能拦截器、具备大气层外拦截能力的“箭”-3拦截弹,并于2015年12月10日取得拦截测试成功。目前“箭”-3尚未服役,仍处于试验测试阶段。

  一旦 “流星”遭遇“箭”式,结果到底会怎样?考虑到弹道导弹拦截特有的困难,以及美国在海湾战争当中即使面对头体不分、性能落后的“飞毛腿”拦截概率也相当低下的现实,以色列想靠“箭”式化解“流星”的攻击并不容易。

  不过,我们还得设想另一种可能。以色列国土狭小,缺乏战略纵深,如果真的把保卫国土安全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反导拦截上,这对于以色列来说是非常危险的。任何反导系统都做不到100%的拦截概率,即使20%的导弹突防成功,也将给以色列造成巨大损失。从以色列以往的表现来看,它通常是不允许敌人开第一枪的。

  所以,与其坐等导弹来袭,以色列更可能出动出击抢先下手,对伊朗的导弹待机库、发射阵地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。伊朗的中程导弹使用液体燃料,存在作战准备时间长的问题,生存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较之固体燃料导弹要差。以色列曾千里奔袭摧毁了伊拉克核反应堆,据说也炸掉了叙利亚的核反应堆,在进行此类突袭作战方面有丰富的经验。

本文由香港管家婆图库彩图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